今天的聚會我煮了一鍋沙鍋魚頭..

雖不如師父料理的美味....

但相去不遠矣,

重要的是看到吃這道菜的家人露出喜歡的笑容和朝天的鍋子,這就滿足了!

大舅舅應該是很懷念阿公和阿嬤,

今天他多喝了一點酒,突然找我說起窗外的盆栽

那些盆栽都是阿公生前種下的蘭花,

至今還是生意盎然的佇立在寒風下,

那一抹綠舟似乎融在黑絨的夜,不突兀,只顯得格外的清新和諧

大舅臉上懷著想念說道:這些都是蘭花,是你阿公生前重下來的蘭花,可惜阿!到現在都沒有人可以照顧了

大舅的眼神中露著不捨和哀傷,

讓我想著:要是..我老了..是否有人如此懷念著我?就像大舅一樣惦著阿公?

我看到阿舅頭上一直戴著阿公死前都還帶著的毛帽,乍看之下的確是阿公年輕時的翻版

外表堅強看似鐵漢的大舅內心就如浩瀚的海洋般的深,感情就像是湖泊般的平靜

把對家人的愛深深的~深深的埋藏在海的深處湖泊的底部

看著他的側臉...

我心中泛起酸了....

創作者介紹
TI

妮醬情慾談

T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